机械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机械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季琦创业让我很上瘾[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27:08 阅读: 来源:机械表厂家

44岁的季琦,被人称为“创业教父”已经很久了。在10年的时间内,他创立了3家企业,并实现了3家企业的成功上市。他是投资人眼中的“全球第一人”,合伙人概括他的大手笔“毫无悬念”。

汉庭市值过10亿美元那天,是4月2日,距上市只有一周。季琦在睡梦中接到朋友的电话:“嘿,市值超过10亿(美元)了!”他一面因被吵醒而恼怒,一面真的就醒来了。在他看来,这是迟早的事,只不过来得快了些。

两天后的北京,被媒体团团围住的季琦因“创业教父”的提法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没错,这是第三次了。10年来,他参与或独立操作的携程、如家、汉庭都以纳斯达克为彼岸。2003年上市的携程,今天市值翻了近20倍;2006年上市的如家,翻了3倍左右;连续做成3家billion dollar company(10亿美元公司),投资人放言“全球第一人”。

然而这世上许多“第一”,不过是一个漂浮的词汇,它的真正价值所在,只有当事人刻骨铭心。

得体的谦逊,必须的,何况“教父”这种身份,似乎是该离退休不远了;而44岁的季琦,正当创业青春期,哪个记者要跟他提退休的事,等于在跟采访过不去。

“毫无悬念。”北极光创投合伙人周树华用四个字概括了季琦当下的手笔。

创业前史

1999年的春天,3个上海交通大学校友在徐家汇鹭鹭酒家坐定,他们是:甲骨文中国区咨询总监梁建章、上海协成高科技公司CEO季琦、德意志银行亚太区总裁(董事兼中国资本市场主管)沈南鹏。他们在等另一位校友,上海旅行社总经理兼新亚酒店管理公司副总经理范敏。

这是四个资质优秀、天生具备创业DNA的工科男,当时都在各自的领域表现出不寻常的潜力。

梁建章,上海人,生于1969年,少年时代绰号“大头神童”。他的智商无须测试,自有明证:13岁接触计算机,半年后开发了一个可以辅助写出格律诗的程序,获得第一届全国中学生计算机程序设计大赛金奖。

在1984年上海电视台采访梁建章的新闻片中,梁演示了这个功能强大的作诗程序,在DOS系统屏幕上,只要输入诗题、格律、每句第一个字和韵脚,古体诗出现了。这背后的语言学基础是:《唐诗三百首》、《千家诗新注》、《学诗百法》、《唐诗鉴赏词典》、《中华诗韵》,等等。

15岁,初中没毕业的梁建章直升复旦大学计算机本科少年班。一年后,他考取美国佐治亚州理工大学。

沈南鹏,1967年出生于浙江海宁。青少年时期几乎是在数学题堆里长大的,他得过全国中学生数学竞赛一等奖。梁建章得过的那个程序设计奖,沈南鹏也在同一年拿到过。

1989年从上海交大应用数学系毕业后,他考取了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数学系,一年后,转入耶鲁大学MBA。到1999年时,他已在华尔街游走多年,从花旗银行到雷曼兄弟,当时已是德意志摩根建富董事。

范敏,1965年生人。在交大校园里整整生活了7年,本硕连读后进入上海新亚集团。他为自己重新设置了起点:从办公室助理的位子上下来,到海仑宾馆当见习管理生;此后一步步稳升。到1999年时,他已有旅游系统10年的从业经验,位居国企总经理,有单位分房,有专配司机。

而生于1966年的本文主人公季琦,此时已在IT界完成了第一次创业,凭借一手综合布线、系统集成、软件开发的硬技术,在自己创办的协成公司掘到了人生第一桶金。

此间有几件小事为十年后的季琦埋下伏笔。

他的第一个单位是家国营计算机公司。上班第一天,季琦手持大哥大,腰里别着随身听,谈吐豪迈,他拍着顶头上司的肩膀说:“H老师,我在这里干不长的,没关系,咱们交个朋友,我在这里混两天就走人。”

这位国企中层管理者没有生气,只是认真对他说:“小季啊,你跟我当年一样,很冲也很能干。但是,我告诉你,先做人再做事,人品永远走在产品的前面。”

初创自己的公司后,许多开拓证券市场时结识的朋友都乐意介绍业务给他。为什么乐意呢?生意场上,一般按合同行事,合同上没有写明的很少人愿意付出。但买电脑后会碰到许多小问题,比如电脑死机,季琦不是个小气人,总会像朋友一样去帮忙。

有个跟季琦一样从江苏如东到上海的朋友告诉记者:“淳朴憨厚、为人热情,这是我们如东人的特色。”

携程四君子

在四个人坐下来之前,客户兼朋友的梁建章对季琦说:“最近美国的互联网很火,不如我们也做个网站吧。”季琦说:“好啊!”

当时,新浪、网易、搜狐等门户网站正热,没有复制必要,从哪里切入呢?网上书店、建材超市都是可行方向,梁建章忽然说起有一回跟女友旅行迷路,半天找不到出路,“办个旅游网站吧。”

他们找到沈南鹏说出想法时,后者的耳膜正被“互联网”这三个字频繁撞击,沈南鹏毫不犹豫答应加入。新公司很快搭建,名叫游狐。梁建章和季琦各出20万元,各占30%的股份;沈南鹏出60万元,占40%的股份。他们很快发现,版图上还缺重要的一块:一个熟悉旅游业的人。

于是,国企经理、曾在瑞士洛桑酒店管理学校进修过的范敏被他们约来了。第一次游说,范敏面容纹丝不动。

席散,梁建章、沈南鹏觉得没戏:“再多找几个合适人选吧。”季琦说:“自己的校友都请不动,其他人更难搞定。”

这之后,季琦放出salesman身段,常去上海西藏中路200号大陆饭店找总经理范敏谈梦想、谈未来。重提往事,才会明白为什么跟季琦打过交道的人都说他有巨大passion,是携程方阵中的“战斗机”。

每次去,秘书都会让季琦在办公室外面等,就算领导不忙,也得等。“国企领导都这样,很正常。开始要等10分钟,后来逐渐熟悉了,就变成5分钟。”最终,“范经理”答应一起参与创业。

携程为什么能成功?季琦说,因为我们四个人不同。一位携程系老人告诉记者:梁建章是深挖坑的人,他管理细腻而又善于拥抱新事物,最后选择去美国读博士,理想是做个研究型企业家;沈南鹏熟悉投行业务,平日里也像一架高速运转的精密仪器,走到哪里,就把一阵强风带到哪里;范敏,勤勤恳恳,总能把自己一亩三分地的事情做好做实,确实是守业型的典范;而季琦,是个充满激情、胸怀坦荡的人,他重情义,但不会因为情义优柔寡断。

有些细节得以在采访中澄清,譬如:季琦是携程的第一任CEO,后来才是梁建章;在最初创业的日子里,季琦是全职,其他三位利用工作之余一起开会讨论,一道走过创业之初的艰难时光,地点就在徐家汇教堂南侧气象大楼17层的半层楼面,200平方米,与季琦的公司协成共用。

1999年10月28日,网站名称由“游狐”改为“携程”,正式上线。给了携程第一笔风投的IDG章苏阳后来解释那次“投人”眼光:“这四个人有点像一组啮合,各个齿轮之间咬得非常好。团队成员的背景和素质,足够执掌他们将要操作的公司。”

但是,四个聪明人,四个内心骄傲的男人聚在一起做一份事业,摩擦碰撞是可以想见的。2002年年初,季琦退出,代表携程创办如家,之后梁建章出国读书,沈南鹏创办红杉资本,人们从一些微小处听出很可能发生过的“不和”。

回应时,季琦每每流露出他憨厚的一面。他常常一不小心露出一些生活细节,以证明他跟“沈先生”真的没矛盾,至今有交往。而这些,又常被媒体放大镜纳入下一轮分析。

在采访现场,他将脑袋摇晃得很无辜:“真的没什么呀!难道要把我们一个个放到X光底下照,照出矛盾来不可?大家一起做事情,争论肯定是有的,但那都是很健康的。”

每个创业者都有自己的因缘际遇。对于季琦和他曾经的伙伴,尽管志趣个性迥然有异,但是从心底里彼此欣赏、尊重,各自扬长避短是聪明人的态度。采访中,谈到自己欣赏的企业家,季琦眼睛盯着某处,显然是经过大脑地说出一串名字:“南鹏身上有我不具备的素质……”周树华说,没法想象不经历携程的季琦走到今天会是什么样子。

最早投身电子商务的王峻涛曾说过:辞职,就是一种业务重启,就是换个方式做事业。在过去10年间,季琦重启过2次。管理学大师彼得·德鲁克说过:“能严格要求自己的人所能做的,只是让自己从那些违背其自尊心和志趣的活动中退出来。”

事实上,季琦一直在寻找最适合的那片土壤:携程2年半,如家3年,汉庭近5年,是过去10年他不断踩下去、试深浅的三个脚印。在汉庭面前,他有意打住,向深处开掘,许多投资人都曾被他“将汉庭做成终生事业”的表白打动。

“终生”的重要表征是季琦及其家族在汉庭所持股份的高比例。招股书上的数字显示了公司主席季琦的资本强势和投票权强势——一位圈内人说,很正常,经过几轮创业,谁都知道资本和发言权意味着什么。换个角度讲,季琦在汉庭投进了他的身家性命。

一步一个脚印的非传奇

怎样选择并用好风投,令其襄助事业而不是被资本牵着走,需要清醒头脑,更需要定力。2008年年底金融危机爆发,汉庭面临融资选择,曾有2亿美元的风投摆在季琦面前,条件优厚,也很可以满足虚荣心。要,还是不要?那两个晚上,季琦失眠了。他最终选择了股权融资而非债务融资。

“全球第一CEO”杰克·韦尔奇在退休前被问及对中国市场的看法时说:“10年来我一直在往那儿跑,每次去,都会笑话自己上次来的时候知道得那么少。那个地方太大、太复杂了,我搞不懂,真的搞不懂。这也许是我该退休的原因,该由别人去把它搞懂。”

这20年来,中国企业家创造的奇迹、传奇、神话太多。随着创造者成片倒下,人们发现:适度、正常、非传奇,对于中国经济来说太重要了。

季琦看起来具备这种警觉。他不希望汉庭股价涨得太快,也没有将门店版图扩大到三、四线城市,基于“有限度的社会责任”,他对慈善的认识也始终停留在“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层面。

周树华说,从2000年认识季琦开始,看着他怎样创业――从携程到如家到汉庭,落点一个比一个精准;看着他怎样管理――从亲力亲为到收放自如,哪些该管,哪些放给管理团队;怎样用人,怎样容纳强者,“他的每一步都走得很踏实,真是一步一个脚印。”那个手拿大哥大的轻狂IT男,如今脱胎换骨。

“如果说第一次创业(携程)成功是运气好,那么后来两次看得很清楚,他对公司的定位越来越准,判断越来越理性,真的是让我刮目相看。他是一个踏实、朴实的人,也很专注。他知道什么小东西能做大。我觉得这十年来他的心态和水平都有提高。他没有太多的欲望,吃饭穿衣很简单,创造的财富也很少用于个人,我喜欢这样的人。”周树华说。

心态的变化,身边的人看得更清楚。施贝遐是在携程时跟随季琦创业的,她说:“他原先性子比较急,这些年我觉得他越来越开朗、越来越平和,真的是到了一种自由的境界。视野开阔,内心自由,做事自然就越来越坦荡。”

大独裁者希特勒在《我的奋斗》中写道:“一则肥皂广告如果也承认其他肥皂的优点,那人们会怎么想呢?”

季琦在此番上市的路演途中说了“别的肥皂”的好话,那正是如家和7天的股票大跌之时。后来投行的人对他说:“没想到你们丝毫没有贬低竞争对手。”季琦是这样想的:“都是经济型酒店,如果我们趁机攻击对手,人家会想,你们也好不到哪里去。”

最大的财富是自由

季琦的博客文章,几乎每一篇都是自己写的。施贝遐说:“因为担心在博客上太过直抒胸臆,他常常把写好的发给大家看。我真是没想到他现在这么会写,像《生命的两种假设》这种……”

《生命的两种假设》讲的是一个人若有3天、3个月或150年寿数的两种活法,其中围绕短期判断和长期规划;取舍、培育、继承这些关键词的思辨,颇有思想含量。

季琦的结论是:“要近处看看,也要远处望望;既不要无所顾忌、急功近利;也不要浑浑噩噩、虚度年华。”“速度和稳定永远是一对矛盾,把握好这对平衡是艺术,更需要力量。”

他的近处,是纳斯达克,是汉庭遍布39座城市的236家门店、28360间房(据招股书,至2009年6月30日);远处,是他心目中的一家“伟大的公司”,全球最大的经济型品牌连锁酒店前三名,“中国服务”的标杆。

这个从江苏如东掘港镇某村走出来的创业者,念初中时有一天走了8里路回家吃午饭,结果母亲说:“家里没吃的,你自己想办法吧。”

如今发达了,他不再为吃喝发愁,他的思维已跟华尔街、跟美国公司接轨,甚至他也学会了如何跟巨大财富相处。超乎想象的财富是任何人都难以适应的,但他似乎把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创业,是这个精力充沛的男人的最大乐趣。

在他身上,中国传统中的一些东西有迹可循。季琦自己有辆私车,经常开到公司来给业务部门招待重要客户用,如果哪一天车子失踪了两天,员工们就知道:多半是季琦送母亲返乡了,老人晕车,而那辆车的底盘可以悬空。

他将家人隐藏得很好。在媒体面前,他尽量避谈家事,避谈跟他同样出色而且贤惠的太太和两岁的女儿。至于别的部分,他态度诚恳、心态open,但同时滴水不漏。

他爱上莫扎特已经多年,古典音乐能让他安静下来。“他的音乐没有任何斗争,也没有悲伤。在意大利的乡下,便可以找到这种东西”。

他看书很杂,艺术、哲学、管理学等都会涉猎。最近的书目里有人类学著作。读大学时,一本罗素的《西方哲学史》给他留下深刻印象。他从这本书中领悟到,世界应当是多元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哲学体系。

他喜欢旅游,太太不在身边时,会跟朋友们一起去上海周边闲逛。他还是乔布斯和苹果电脑的粉丝,在他的办公室里,就有一台白色的家用苹果。

他难得有空,永远都像是安了一组马达穿梭在地面和一万米高空,穿梭在不同的城市和人群中。跟他一起出差,永远是一种挑战,手下员工会在累趴下之余暗想:这个人难道是铁打的?

他记忆中最美妙的周末,是带女儿去迪士尼乐园。“没想到我的小孩会那么喜欢迪士尼,看到孩子那么开心,我感到挺幸福,非常满足”。

每次出差,他几乎都要带一个旅行背包,里面装的是大大小小的相机镜头。记者在他办公室拍摄时,他像个孩子似的掏出一个个镜头,虚心向摄影师请教。镜头,他要买最好的,吃穿倒并不讲究。

关于吃,他说:“早上吃饱,中午吃好,晚上吃少。”他常常用一碗蔬菜汤代替晚餐。

他确实全身上下都是中档品牌,如那个广为流传的Timber-land(通常都在香港打折时采购)和最为普通的牛仔裤。这可能是性情所致,也可能是某种自觉,以配合经济型酒店的定位。当摄影师建议他拿一根雪茄拍照时,他几乎本能地反应:“这跟汉庭的形象不符。”他开的车,不过是高级一点的大众。

直到汉庭上市之前,季琦都用“如履薄冰”来形容自己的行止。这四个字也是海尔张瑞敏从1998年起就挂在自己办公室墙上的。他说,做企业不容犯错。

在锻炼、阅读、交友诸多方面,他都表现得相当自律。看起来,他跑的是一程马拉松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