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机械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生死接力的母爱[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14:08 阅读: 来源:机械表厂家

几年前,湖北的李雪靖因肾病住进医院,在医院里认识了家住香港的病友郑芳菲。患难中,她们结下姐妹情谊。后来,李雪靖手术成功,郑芳菲却离开了人世,留下了年仅12岁的女儿佳蕊。李雪靖善意地隐瞒噩耗,每个月都以母亲的口吻给佳蕊写信,用至善至美的真情,将人生的长途点缀得花香弥漫,使得穿花拂叶的亲人踏着荆棘不觉得痛苦、不感到悲凉……

协力抗击死神,

两位妈妈结下生死情

2003年11月,李雪靖住进了武汉市同济医院外科楼8号病房。李雪靖是湖北省荆州市人,丈夫李国强是水电站的职工,儿子贝贝才两岁。李雪靖的父亲李尚云是镇土管所的干部,母亲是家庭妇女。半年前,李雪靖患上尿毒症,在荆州市中心医院治疗了几个月,由于病情日益恶化,就转到了同济医院。

病房里还住着其他几个病友,其中有一个病友名叫郑芳菲。郑芳菲来自香港,陪她到武汉治病的是丈夫梁国镇。这对夫妻原是大屿山下的农民,农田被征用后,梁国镇到巴士公司当司机,郑芳菲则在山脚承包了几亩地种茶树。郑芳菲患的是急性尿毒症,急需换肾,但她和丈夫找遍了香港的大医院也没有找到合适的肾源,几天前,他们辗转来到承诺能找到肾源的武汉同济医院。

郑芳菲和梁国镇都不会说普通话,而医务人员也大多不懂粤语,双方交流颇为困难。李雪靖高中毕业后曾去广东打工三年,会一些粤语,所以常常主动充当郑芳菲夫妇的翻译:每次医生查房,都由她把郑芳菲的病情转述给医生;但凡有挂号、叫医生、买饭之类的事,都由她代劳。郑芳菲万分感激,和李雪靖以姐妹相称:“妹妹,我们在内地人生地不熟,多亏有你帮忙,不然真是寸步难行。”

12月,李雪靖所交的医药费花得一干二净,医院称如果她不续费就要停药。得知此事,郑芳菲夫妇主动从他们带来的手术费中取出1万元交给李雪靖:“先拿去救急吧!钱可以慢慢想办法,药却是一天也不能耽误的。”李雪靖父女赶紧推辞。郑芳菲说:“俗话说‘同病相怜’。大家到了这里,就是一家人了。”见郑姐姐拿出救命钱来借给非亲非故的自己,李雪靖感动得淌下了热泪。两家人走得更近了,李雪靖的父母和丈夫轮流来医院照料李雪靖时,也一道把郑芳菲照料了。

郑芳菲常常一脸幸福地拿出全家福照片给李雪靖看,讲女儿佳蕊的趣事。李雪靖也讲儿子贝贝的故事。两个女人相互鼓励:为了孩子也要战胜死神!她们约定:不能让孩子没有妈妈,姐妹俩谁活下来,谁就是两个孩子的妈妈。

2004年1月5日,顺利做完移植手术10天的李雪靖,从ICU病房出来,回到普通病房。晚上11时,郑芳菲的呼吸系统出现问题,恰巧梁国镇回香港去筹措手术费,而李雪靖的家人也不在身边。李雪靖见情况紧急,顾不上自己伤口疼痛,从床上下来,一步一挪地去看郑芳菲,并迅速叫来医生。郑芳菲被抢救过来了,李雪靖却伤口发炎,又被送进了ICU病房。

1月底,李雪靖术后恢复良好,可以出院回家休养了。临走的前一夜,她和母亲说起:梁国镇在香港和内地两边跑,没时间照料郑芳菲,郑芳菲已经有好些天没洗澡了。李雪靖的母亲马上打来热水,关上房门,替郑芳菲洗澡。

郑芳菲的母亲早在几年前就去世了。如今看着伯母慈祥的容颜,郑芳菲的心被一片温暖包围着,一股暖流在胸中激荡。她的泪珠一颗颗滑落,滴在水里。

翌日,梁国镇依依不舍地把李雪靖一家送到长途汽车站。在汽车开动前,他紧紧地握着李尚云的手:“你们走后,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芳菲不久就要做手术,她体质差、胆子小,我好害怕她过不了这关……我想恳求老人家帮忙,在安顿好雪靖妹妹后,你们能不能抽出一个人来武汉照顾芳菲?我可以付报酬……”闻言,李雪靖泪水涟涟。李尚云把手一挥:“别说什么钱不钱的,只要雪靖情况稳定了,我就和老伴轮流来武汉照顾芳菲。”

回到家的李雪靖很虚弱,须严格按照医嘱吃药和进食,伤口不能感染,倘若出现一丝马虎就可能要命。再说,手术已让她家倾家荡产,欠下一屁股债,她的后续药费还没有着落,当务之急是举全家之力挣钱救命。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在女儿回家10天后,李尚云就让老伴去武汉照顾郑芳菲。

2004年的农历大年三十,李尚云煮了饺子,老伴用保温瓶装着,给郑芳菲和梁国镇送去。从荆州到武汉得坐六小时长途汽车,老太太把保温瓶放在怀中温了六小时。两个月内,老太太就往返武汉和荆州八次。

然而,让人遗憾的是,郑芳菲做完移植手术后没能渡过抗排斥关,离开了人世。李尚云夫妇得知噩耗后迅速赶到武汉,帮梁国镇料理后事。

梁国镇回香港时,李尚云夫妇送他到机场。在候机大厅,悲痛不已的梁国镇说:“你们的恩情我无以为报,请允许我叫你们一声‘爸爸妈妈’……”李尚云夫妇与梁国镇相拥而泣,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分别时,两家人互留了通信地址,梁国镇还留下了一张全家福,说:“请把这张照片交给雪靖妹妹。我和女儿,还有天上的芳菲,每天都会为雪靖妹妹的平安祈祷。”

第三天,父母回来的时候,李雪靖没敢开口问,心“怦怦”直跳。李尚云夫妇呆呆地坐着,屋里寂静得怕人。良久,李尚云重重地叹一口气:“唉,来的时候好端端一对恩爱夫妻,走的时候只剩下丈夫捧着一个骨灰盒……”李雪靖的母亲也流着泪说:“郑小姐不想死呀,她从昏迷中醒来就念叨女儿……”李雪靖听了泪水横流,心刀绞一般疼。

飞越长江香江,

“荆州妈妈”深情呼唤

李雪靖出院后,为了挣医药费和还债,丈夫李国强辞职帮别人开大货车,父亲李尚云到老家养殖黄鳝,而李雪靖则发挥自己唱歌跳舞的特长,在母亲的协助下,在家里开办小小的幼儿园,收了10多个孩子。这么多的小天使,这么多透明的心,让李雪靖觉得很快乐,她的身体一天天康复。

2005年4月14日,李雪靖收到一封来自香港的信件。这封信是梁国镇写的:

雪靖妹,身体康复得还好吧?冒昧打扰是有一事相求。去年从武汉回来后,我没敢告诉女儿真相,骗她说“妈妈还留在武汉治疗”。她才13岁,正是在妈妈怀里撒娇、需要母爱的关怀和安慰的时候,我实在不忍心让她受到打击。但一年多来,为了圆这个谎,我心力交瘁。于是,我想到了你,想请你以她妈妈的名义给她写封信,以暂时安慰她的思母之心……

看完这封信,李雪靖立即拿出纸和笔给佳蕊写信:

亲爱的宝贝佳蕊;为了治病,妈妈转眼已经离开你好久好久了。这段时间以来,妈妈无时无刻不在想念你。可是,因为我的病情比较特殊,需要长期住院,所以暂时回不了家。不过医生说了,我的病会慢慢好起来的。到时,我们一家就可以幸福地团聚了……

可是,哪会有团聚的一天呢!李雪靖写着这封说谎的信,想着那张全家福照片上清秀漂亮的小姑娘,心里对佳蕊充满了挂念。

为了让佳蕊相信母亲仍在武汉,李雪靖决定先把信寄给同济医院的护士陈丽娜,请她帮忙把信从武汉寄往香港,以后佳蕊的回信也请她代转。善良的陈丽娜曾经照顾过李雪靖,她了解情况后当即答应帮忙。

一个月后,李雪靖便收到来自香港的回信。梁国镇说,佳蕊读到“妈妈”的信后非常开心。小佳蕊也写了回信:

亲亲妈妈,我好想你呀!想你的时候我就把你的照片死命地看啊看,晚上睡觉时也把照片放在胸口。妈妈,你种的茶树快开花了,等你回来,你就带我上山去采茶叶吧。我会采很多很多的茶叶,让你少采一点,因为爸爸说你身体不好不能累着。我学会用国语唱《鲁冰花》了,等去看你的时候我唱给你听……

看着“女儿”充满童稚和想念的话语,李雪靖忍不住泪湿信笺。

此后,李雪靖和佳蕊一直保持书信来往。在梁国镇的叮嘱下,李雪靖知道了“女儿”的一些习惯:睡觉时喜欢把枕头放在头上面,以前每天都要妈妈念一篇《卖火柴的小女孩》的故事,最爱穿的是黄色连衣裙,等等。在和“女儿”通信时,她会有意识地提起这些细节,使佳蕊深信不疑给自己写信的是妈妈。

信儿越过长江、飞过香江,像吉祥鸟般在香港和荆州之间往来飞翔,到2010年为止,“荆州妈妈”和“香江女儿”彼此都写了30多封信。在和“妈妈”的文字交流中,佳蕊渐渐长大。

2006年夏,佳蕊的奶奶去世了。紧接着,与佳蕊要好的一个女同学因吸食毒品被警察抓住并送进元洲宿舍(香港问题青少年的教育机构)。生活接二连三摆出残酷的面孔,佳蕊情绪十分低落,她在信里悲伤而迷惘地问“妈妈”:“人生永远这么艰辛吗?妈妈,我攒够了钱就去武汉看你。我好想你!”她还在信里问了“妈妈”病房的电话号码。

接到这封信后,李雪靖的心“咯噔”一下悬了起来:佳蕊已经15岁,是大姑娘了,正处于形成人生观的阶段,“冒名妈妈”的事恐怕再也瞒不住,如果有一天佳蕊知道真相,说不定受到的伤害会更大,说不定会让处于青春期的佳蕊形成悲观厌世、叛逆的性格……

思前想后,李雪靖提笔写信和梁国镇沟通,希望他主动把真相告诉女儿,鼓励女儿勇敢地面对现实。梁国镇答应了。

此后一连三个月,李雪靖都没有收到佳蕊的来信,她写了几封信给佳蕊,佳蕊都没有回信。她的心不禁揪了起来。

10月2日,李雪靖接到梁国镇从香港打来的电话。梁国镇说:佳蕊根本接受不了母亲辞世的事实,得知真相的当天,她一个人躲到山上的茶园去了,两天后才把她找回来;佳蕊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书也不愿读了,话也很少说;他一点儿办法也没有,气极时第一次动手打了佳蕊,佳蕊再次跑出了家……

想到佳蕊的处境,李雪靖心疼极了,她作出了一个决定:去香港看“女儿”。家里人起初都不赞成,因为她的医药费只能勉强维持,哪有多余的钱去香港啊!再者,她的身体并没有完全康复,2010年初,她换的。肾感染炎症,差点儿坏死,又到同济医院住了半个月才控制住进一步恶化,最近她连走路都困难,怎么能出远门呢?李雪靖却态度坚决地说:“郑芳菲的女儿就是我的女儿,现在女儿有事,做妈妈的能坐视不管吗?”家人最后只好同意了。

10月10日凌晨,李雪靖在丈夫的陪同下辗转来到武汉,乘上了从武汉开往深圳的列车,列车于当天下午5时30分到达终点站。由于长途颠簸,加上车内嘈杂、空气污浊,李雪靖虚弱得不能直起身来。李国强见妻子身体不行,不让她办理往香港去的手续,扶着她找了一家旅馆住下来。

李雪靖在丈夫的搀扶下来到一个话吧,拨通了梁国镇家里的电话,得到的答复是:佳蕊已经回家,但情绪非常不好。李雪靖赶紧让佳蕊听电话。当佳蕊的声音传来时,李雪靖心都碎了,她情绪激动地说:“佳蕊,我的女儿!我和你妈妈曾一起携手与死亡抗争,结下了深厚的姐妹情。做手术前,我和你妈妈约定,谁若出了意外,剩下的人就要把对方的孩子当亲生的对待……佳蕊,你妈妈虽然不在了,但你要知道还有一位‘荆州妈妈’在时时牵挂着你呀……佳蕊,我现在已经在深圳,可没有力气跨过香江……”声声呼唤如泣血杜鹃。佳蕊在电话里泣不成声:…荆州妈妈’,对不起,我现在理解爸爸和你的良苦用心了。其实,我只不过是到一个小学同学家躲了几天……”通完电话后,梁国镇和佳蕊商量决定:到深圳去看“荆州妈妈”。

10月15日,李雪靖和佳蕊终于见面了!在地铁口,梁国镇哽咽着向李雪靖问好,佳蕊则一头扎进“妈妈”的怀里,“母女”俩痛哭失声。

团聚两天后,梁国镇父女送李雪靖夫妇去火车站搭乘回湖北的列车。在站台上,佳蕊忽然用国语对“荆州妈妈”唱起《鲁冰花》:“家乡的茶园开满花/妈妈的心肝在天涯/夜夜想起妈妈的话/闪闪的泪光鲁冰花……”李雪靖泪落如雨。

夜夜想起妈妈的话,

闪闪的泪光鲁冰花

从深圳返回香港后,佳蕊隔三差五就给“荆州妈妈”打电话。她不仅把李雪靖当成妈妈,还把李雪靖当成可以依赖的朋友,连一些女孩青春期生理方面的事也要和李雪靖探讨。在“荆州妈妈”的关心下,她变得积极、乐观。2008年,她以优异成绩考取香港普通话专科学校。学习之余,她积极到香港一些临终关怀医院和敬老院做义工,把从“荆州妈妈”那里学来的博大爱心撒播到需要帮助的老人和病人身上。2009年4月,香港社会福利体系把她评为新界区“十大杰出义工”。

李雪靖则在家人的支持下把幼儿园发展壮大,幼儿园请了三名幼师毕业的老师,学生超过了80名。李雪靖自强不息的创业精神赢得了人们的赞誉,2008年3月,荆州市妇联授予她“三八红旗手”光荣称号。

2010年夏,佳蕊已经18岁了,从香港普通话专科学校毕业后,她到了一家公司做文员。她用第一个月的工资买了一条漂亮的项链寄给李雪靖,在附言中说:“香港有个传统,子女在参加工作后第一次领到薪水时要给妈妈买礼物。我的亲生妈妈虽然已经不在了,但在我心中,有一位‘荆州妈妈’始终陪伴着我成长,她就像我的亲妈妈一样。”“女儿”终于长大懂事了!李雪靖感慨万千,幸福的泪水溢出眼眶。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