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机械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三专家谈TDLTE发展再快些

发布时间:2020-02-10 17:19:13 阅读: 来源:机械表厂家

“加快TD-LTE步伐”的呼声在业内日益高涨。继今年2月发起成立了TD-LTE国际产业推进联合项目,拓展TD-LTE海外运营之后,中国移动近日强调“TD-LTE国际化出现重要机遇”,称TD-LTE与LTE FDD在统一标准、共芯片以及统一终端等方面已有明显进展,而且部分产品已上市。中国移动为何要发力TD-LTE?对整个产业链将会产生何种影响?近日举行了圆桌论坛,邀请了多位业内专家探讨TD-LTE的新机遇。

国家无线频谱研究所高级顾问何廷润:TD-LTE频谱资源不容乐观

目前,国家对无线电频谱的管理与分配,主要遵循三个原则:第一,无线电频谱为国家所有,不属于任何企业与个人;第二,无线电频谱主要为国家首脑机关、国家经济建设与国防建设服务;第三,无线电频谱资源应该科学、合理、有效地利用。

“这三个方面构成了我国无线电频谱管理总的政策框架,也是我国坚持科学的频谱资源管理的重要战略。”国家无线频谱研究所高级顾问何廷润表示。

随着无线通信事业与无线电事业的蓬勃发展,人们对无线电频谱资源的海量需求与频谱资源的有限稀缺性,产生了巨大的矛盾,从而引起业界的深思。4G时代的来临,国家对无线电频谱资源的分配与管理将直接影响到运营商网络与业务的发展。而运营商如何对现有频谱资源合理化利用,直接关系到未来4G应用能否顺利实现。

LTE俗称3.9G,与4G系统非常接近,其频谱需求应与4G需求差异不大。目前,我国已为2G和3G移动通信规划和分配了525MHz频率。而在4G频谱需求方面,如果将我国的业务和市场视为平均型市场,到2020年,在三家运营商共同参与的情况下,频谱总需求将达到1770MHz,尚有1245MHz频率的缺口。

根据2007年世界无线通信大会决议,我国为4G确定了450MHz-470MHz、698-806MHz、2300-2400MHz与3400MHz-3600MHz共448MHz频率。

何廷润指出,目前除2300-2400MHz频段外,其他三个频率由于多种因素尚不能使用。伴随LTE技术的发展,这种频谱资源紧缺的状态将长期存在。

同时何廷润表示,在向4G演进中,LTETDD与LTE FDD相比,频谱拥有量有明显差距。目前,国际上已分配的移动通信频谱中,FDD:TDD为6:1。如果LTE FDD部署加快,以FDD已有频谱的优势将极大压缩TD-LTE的频谱空间。

宋俊德:TD-LTE应大干快上

记者:您如何看待TD-LTE的快速发展?

宋俊德:这次中国移动在上海世博会上做了一个9.25平方公里的示范区,涉及到TD-LTE的测试和应用。其实,此前TD-LTE重大专项早已开始,但世博会使TD-LTE的发展规划提前了。

目前,在3G初级阶段,TD-SCDMA从速率、质量、终端上,始终处于一种落后的状态,而WCDMA在全世界有2000多种甚至上万种应用;CDMA2000追赶的速率很快,部署也很快。而TD-SCDMA是后起之秀,但是在技术上总比前者慢一拍。在国内,TD-SCDMA要和WCDMA以及CDMA2000抗衡,就必须提前动身。

一旦TD-LTE在中国能站住脚,中国4G标准将有望通过,因为中国市场有庞大的用户群体。如果TD-LTE也没有,中国的4G标准也无从谈起。

记者:TD-LTE对我国的经济结构调整作用和价值是什么?

宋俊德:主要是对我国信息服务业具有重大的促进作用。目前中国的服务业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大概为40%,而发达国家已到70%-80%。目前三网融合、两化融合的推进也都是为了提高现代服务业的水平。信息化提升为经济收入带来1000亿元、2000亿元增长,相比制造业等行业同等收入贡献带来的资源、能源大量消耗,前者对国家发展更有益。

很少有国家在发展计划当中写入发展3G、物联网、云计算、三网融合,我们国家很看重这些技术,这就是价值和意义。通信的发展肯定不是简单的为改善通信技术本身,发展远程教育和远程医疗这些应用才是关键。同时通信可以提高国内生产总值,提高服务业水平。不过,不能光算经济帐,通信行业对中国制造的品牌提升同样具有很重大的意义。

中国信息经济学会理事长杨培芳:TD-LTE必须提速国际化

记者:国内发展TD-LTE呼声很高,其后续演进TD-LTEAdvanced在参与全球4G标准竞争中前景如何?

杨培芳:目前,作为长期演进的无线技术方案有两个,它们都会作为未来4G的候选标准。一是中国提出来TD-LTEAdvanced,另外一个是FDD-LTEAdvanced。TD-LTEAd-vanced在4G标准的竞争中前景一片光明。

现在国际电信的标准越来越倾向于政府主导,倾向于商业化、市场化,TD-LTE的市场足够大,支持厂商也比较多。

从国外的情况来看,TD被国际上大的制造商和一部分运营商所认可。再加上中国手机用户和互联网用户的巨大吸引力,这正好是中国主导4G标准的契机。

记者:从全球通信业发展看,TD-LTE在技术方面有哪些优势?TD-LTE如何才能走向世界?

杨培芳:国际上很多大企业原来一直都是做WiMAX的,现在开始转向TD-LTE。一些搞FDDLTE的企业也想和TD-LTE共享产业规模,开始支持LTE FDD及TD-LTE的产品融合。而中国的TD-LTE可以和FDDLTE兼容,可以发展“双模手机”。

记者:从TD到TD-LTE,中国电信业进入了一个高速发展的快车道。您对未来TD-LTE产业链有着怎样的预期?中国通信企业将会扮演怎样角色?

杨培芳:TD-LTE通过在上海世博会上的展示,将把中国的标准推向世界。通过世博测试,向世界来展示中国的TD-TLE技术。对TD-TLE的高速发展,具有促进作用。同时,TD-LTE会把中国的电信业务推向高速发展的快车道。实际上,这是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由工业经济转型的向信息经济一个最显著的变化。谁掌握到大的市场,谁就有话语权。相信中国在TD-SCDMA和LTE上将有越来越多的话语权。

盗墓笔记在线阅读

丝袜美女

柚木提娜番号

激情小说大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