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机械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煤电联营江湖易主煤厂要看电厂脸色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7:59:18 阅读: 来源:机械表厂家

煤电联营江湖易主 煤厂要看电厂脸色

在能源大省陕西,电厂里的煤炭已堆积如山。陕西省发改委提供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8月15日,发电企业电煤库存量已达231万吨,同比增加139.68万吨,增长101%,全省满发可用15天。需求不足导致的煤炭滞销、库存高企,使得发电企业采购电煤的积极性明显下降。

“政府这次不再是帮电厂四处找煤,而是帮着煤炭企业卖煤,积极促进煤炭生产企业和发电企业的协调对接,帮助省内国有重点煤矿扩大省内电煤销路,走出困境。”陕西省发改委相关人士8月15日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

按照惯例,往年夏天都是火电企业为找到足够的电煤而着急的时候,一起头疼的还有地方政府——要想不出现电荒就得积极帮助发电企业协调煤炭企业买到煤,而今夏,电、煤、政府这三个“主力”虽然依旧忙碌,但场上的“站位”却已然改变。

今年的情况是,前些年收购煤矿意愿一直很强的电力企业开始谨慎起来,他们不约而同地提高了收购门槛,并提出了苛刻的条件:煤矿的交通情况不仅要沿铁路,还要沿江、沿港。而一直积极推动煤电联营的当地政府和煤炭企业,成了一厢情愿。

这对于身处内陆的陕西省来说,电厂无疑关上了“煤电联营”的大门。

“联营”生变

3个月前,陕煤化集团刚刚以投资入股的方式控股华电湖南分公司所属的石门电厂,参股长沙和常德电厂,实现煤电联营。陕煤化集团相关人士对本报记者说,“现在正在和省内的一些电厂洽谈,到年底,我们自己的装机容量肯定会大幅上升。”

如今,对过去十余年中已积累起雄厚资金的大型煤炭企业来说,找电厂的目的已不仅仅是卖煤,他们更想通过兼并、联合、参股等方式,对火电企业进行参股、控股。

但问题是,即便政府全力推动,煤电之间的产业融合也不像以前那样容易了。据陕煤化集团管理此项业务的负责人介绍,陕煤化集团在2009年煤炭形势还一片大好时,就趁着资金雄厚开始主动与省外的一些发电企业洽谈合作,这些电企多是陕煤原先的老用户,彼时亏损累累,而由于煤市兴旺分出精力来参与收购电厂的煤企几乎寥寥。

“那时进行起来相对顺利,但现在我们想在省内寻求火电企业进行参股并购情况就不一样了,想参与的煤炭企业很多,竞争明显大了,而且有些电厂现在也不太想被收走。”该负责人称。

煤企不仅在收购电企上难了,已经参股或者收购的也有烦恼,据上述负责人介绍,煤企与电企联营除了要在电力经营上有所分享之外,主要是出于赢得用户、稳固市场的考虑,这些意图则是通过联营后能更加确保向联营电企长期供煤来实现,但如果参股的电企在省外,供煤有运输成本,原先煤价高时这些都不会被考虑,而一旦煤价下滑后,联营电企在当地很容易就能找到价格很低的煤源,供煤就不得不中断。

“如果不能实现供煤,那并购电厂就有点得不偿失了,所以我们现在主要在省内进行收购。”该负责人言语间不无失落。

煤电“易位”

与此同时,多年来一直热衷于联营煤矿的电力企业,态度也悄然变化。作为华能陕西分公司目前下辖一座煤矿的总工程师,王致兵在电力和煤矿均从业多年,对于近期的微妙变化颇有感触。

“今年年初时,我们并购煤矿的意愿还都比较强,但近几个月,口径上我感觉已经开始谨慎了。”王致兵这样告诉记者。

在王致兵看来,以前各地电企搞煤电融合的动因有很多,但其中一条是一致的,即电煤供应紧张。因此,为了对煤源加强掌控,前几年电力企业并购煤矿的意愿一直比较强。

然而如今这种背景发生了变化,一方面是社会用电量增速大幅坠落,来自电监会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占中国用电量73%的工业用电的增长率从2010年时的24.2%直跌到3.7%,而其中占工业用电量83%的重工业用电增长率则几乎接近停滞。

另一方面,市场煤价已经跌破了电煤价格,进口的动力煤价甚至达到了每吨500元左右,比国家重点合同煤价还低100元左右。

“更大的问题是,像美国由于页岩气替代的成功,每年大约出产约10亿吨煤,而美国国内自用量今年已经降到了37%,就是说有6.3亿吨煤要出口。而国内电力、钢铁、建材、化工这个耗煤的四大户的需求都在萎缩,这就让煤价有持续下跌的迹象。”陕西省煤炭协会副会长高新民说。

“风向”如此改变下,电企对煤矿的收购意愿难免“转舵”。“像我们得知的要求就是,只有驻地煤源重组,与电厂对口作用明显的,还有沿江、沿港、沿铁路的交通情况较好的煤矿可能才会考虑参股或者收购,其余现在都不考虑。”王致兵说。

政府的尴尬

无论煤电双方在联营之路上如何换位,政府对促成二者的联姻却热情不减,并力图将此从点向面铺开。据悉,7月中旬,山西出台《促进煤炭电力企业协调发展实施方案》,当地政府开始引导全面推行煤电联营。

地方政府的推进也来自于国家层面的鼓励:国家能源发展“十一五”规划中,就提出煤电双方通过相互渗透建立产权纽带,实现混合经营。2008年,国家发改委在我国煤矿企业兼并重组调研报告中首次提出了“鼓励电力等大型企业兼并重组煤矿,实现煤电一体化经营”,此后相关推动政策屡见不鲜。

“每年政府为协调煤电关系都得头疼几回,煤电企业相互融合,就像成了一家子,利益等方面自己就可以协调,煤价涨方便电厂找原料,煤价跌方便煤矿找销路,这其实是把各地政府肩上的担子卸下来一部分。”长期从事能源规划的陕西省政府资深人士称。

但是,煤与电真正想实现混业经营却并非易事。王致兵对此深有感触,“电和煤是两个完全隔离的行当,各个方面的差距都很大,除了作为原料供受方的关系之外,其它方面实际上是很难体现出优势互补。像华能,现在对于收购的煤矿都已经划出成为一个单独的煤炭板块来管理。”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微博)也表示,目前政府推进煤电联营不是市场行为,而是一个政府行为。他反对煤电联营,并认为,“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应该是煤企和电厂拆开经营,分工越细越好,而不是联合。”

性感女星

大胸照片

清纯美女图片

黑色丝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