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机械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三网融合体制之难难在何方

发布时间:2020-02-03 06:53:47 阅读: 来源:机械表厂家

“三网融合最大的问题不在技术,而在于体制性的障碍。”工信部副部长苗圩近日表示。

这个问题,大家都知道,是体制性的而不是技术性的,可是到底是什么样的体制性障碍呢?部长先生没说,估计也不好说。

但是我们可以做些大胆的猜测,到底是什么样的体制性障碍阻碍三网融合。

复杂多层次的产权主体,将是第一道制度性障碍。从基础网络融合的角度看,广电系有线传输网络、制播系统分散的、复杂的产权结构,将是至关重要的障碍。广电系的四级办台架构使得其在广电网络的投资主体上层次太多而且投资主体背景复杂,那么在与已经一统天下的电信运营商如果进行网络融合,这中间如何适应这种产权结构,协调好各方利益,将是一个漫长的协调和沟通的过程。

分散的利益主体结构,将阻碍业务的创新和质量。即使按照广电系的规划,在省网层面完成全部整合和改造,那么与电信系相比,其利益主体还是太多。如此分散的主体,如果缺乏一个更高层面的利益主体进行协调,其力量和利益的分散,将会不适应于电信增值业务的快速创新以适应市场的小众化和需求的急速变动要求以及电信业务在某些方面对服务质量的全程全网特性。

宣传教化与娱乐大众的矛盾协调性障碍。作为意识形态宣传的重要工具,广电系承担了对大众进行宣传教化的重要职责,这个职责与服务大众、娱乐大众的要求可能会使得广电系产生人格上的二重分裂。与已经娱乐到死的互联网业务和电信增值业务所倡导的精神相反,当电信系试图融合广电,广电试图进入电信时,可能将会面临不可协调的激荡。

谈判利益对象的不明确。如果电信系想与广电系进入融合和双向进入,那么在谈判的对象上,是应该以电视台为主还是以广播电视局为主或者是各地的风起云涌的省广电集团?还是最终广电总局或者那个成立和很久没有动静的网络公司?而且在这里面作为政府部门的广电总局和各地广电局,与已经企业化的市场主体进行谈判和合作是不是有违市场公平呢?即使不违背市场公平,那么在中央、省、地市的广电集团中,其复杂的了利益结构也会使得他们有不同的动力,到底谁应该牵头,以及怎么牵头?

竞争性生存机制与政策性生存机制的激荡。从政企不分到一家垄断到多家寡头竞争,电信系已经走在了前列,其市场规模和利润模式已经适应了市场机制,但是对于广电系来说,除了几个明星电视台的巨额广告费用可观之外,大部分是依靠政策生存。不同的土壤必然孕育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思维模式、不同的行为方式,那么融合的过程中,其冲突不可避免,而且彼此可能看来都是不可理解的。

当然,体制之难,其实不只是以上几点,最重要的是面对电信系的跃跃欲试,广电系有可能在自己没有全部整合完成之前,依靠国家授权的以及自授权的各种行业规章制度,竖起厚厚的不透明篱笆,那才是最大的体制之难,如果这样,估计也没有好办法,因为苗圩说,要在不改变大的管理格局下,进行试点。而且国务院的决定也是说先易后难,那么好吧,碰到困难大家都绕着走吧!

可是到底什么是易,什么是难?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标准,任世人评说吧。

美女弯腰福利

性感美女啪啪

乳罩图大全

相关阅读